您的位置: 首 页 >> 文章资讯 >> 校友中心 >> 校友风采 >> 正文
[中国民族报] 一个少数民族法官的山村坚守
西南民族大学法学院  来源:本站原创  录入:admin    浏览:  添加时间:2011-03-11

上一条:

一个少数民族法官的山村坚守
——
记云南省南涧彝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公郎法庭庭长龙进品


新华社记者 刘娟

[人物档案]
  姓名:龙进品
  民族:回族
  主要经历:1993年从西南民族大学毕业,是云南省南涧彝族自治县第一个法学学士。18年来,他一直工作在远离县城的基层法庭,是目前云南省在基层法庭连续工作时间最长的大学毕业生。在条件艰苦的乡村法庭,龙进品18年如一日,走乡串寨,化解纠纷,服务百姓,奉献基层,以真情维护民族团结,用法律构建和谐乡村。扎根基层18年,龙进品承办案件1000余件,平均调撤率70%以上,零上访、零投诉、零改判。他获得各级表彰25次,曾被最高人民法院授予全国优秀法官称号,被云南省高院评选为云南省少数民族优秀法官,日前被云南省委授予爱民为民模范法官称号。
  彝族汉子说:龙庭长彝得通,苗得通
  70多岁的老婆婆说:小龙走不得,他走了我们有事找谁去?
  ……
  赢得这些称赞的人叫龙进品,19937月他被分配到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南涧彝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工作,20039月至今担任南涧县人民法院公郎法庭庭长。18年来,他用真情挽回了无数濒临破裂的家庭;他为无数迷失方向的人指引了前行的路;他给无数困惑无助的人们献上了公正的答案。
  龙进品是当地最有学问的秀才。有着4年法学理论专业素养的他,毕业后选择回乡,在无量山深处的少数民族聚集区扎下根来,就再也不愿意离开。
  龙进品是全县最善于用民族语言办案的法官。身着制服,脚穿胶鞋,长年行走在山路上;背着国徽,拿着条幅,用民族语言互致问候,为山区百姓执掌法律公平。
  18年间,这个扎根云南基层法庭时间最长的法官,把自己放在了天平的一端,另一端是百姓沉甸甸的信任。


  志向,坚定地投向大山
  与36岁在家务农的弟弟龙进忠相比,龙进品的肤色同样黝黑。不同的是,他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穿着一身藏蓝色制服,让这个有着乡土气息的农家子弟,身上透着一股儒雅。
  1989年夏天,龙进品考上了西南民族大学,成为公郎镇第一个考上大学的孩子。全村热闹起来,就像在过年。
  家庭的贫困,让龙进品的求学之路倍感压力。母亲长期体弱多病,靠父亲在工地上背水泥挣钱,龙进品才得以完成4年大学学业。
  4年后,龙进品获得了法学学士学位,与人往高处走的世间常态不同,龙进品决定回到家乡工作。不久后,他被分到最基层的马鹿田法庭。一年后,调入公郎法庭。
  这个决定,让很多人看不明白。在成都读了那么多年书,现在回到村子里,这个大学怕是白读了。那时,乡亲们窃窃私语。没有解释,没有犹豫,龙进品回来了,一头扎回到了无量山脚下的公郎法庭。
  这是大理最南边的法庭。龙进品依然记得,1994年初到这里时,只有5间土木结构的小平房,1部手摇电话机,3张办公桌,4把椅子,还有开庭时给当事人坐的8个小凳子。
  那时,农村人缺乏法律意识,当地很多人常常因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酿成命案。在中国,越是贫穷落后的地方,越是需要法律,越需要公平正义。深深的责任感从龙进品心底升起。
  龙进品决定,通过自己的力量,给冲突更好的解决方式;通过自己的调解,避免惨剧发生。这一做,就做了18年。
  18年中,南涧县法院6成左右的工作人员,曾经在公郎法庭与龙进品做过同事,时间最长的,与龙进品共事了7年。
  同事们像流水,来了又走了;龙进品却像个铁钉,钉在了公郎法庭。
  近3年来,龙进品每年办案100多件,一个人承担了南涧县法院近1/4的民商事案件。18年来,他办理过1000多个诉讼案件,从立案、审判到执行再到接访,他什么都得管。
  我出生在一个贫困的农村家庭,在这个地方土生土长,回来还能给家乡做点贡献。龙进品说,虽然公郎法庭物质条件差,但一样的办案,对我来说差距不大。


  心房,深情地贴在法的脉搏上
  乡镇法庭的法官注定办不了扬名的大要案。更多时候,法官们需要离开法庭,走村串寨,送法下乡。
  背着沉甸甸的国徽,拿着红艳艳的条幅,提着审判时支在审判人员和当事人前面的铁牌子,227一早,龙进品带着两名工作人员下乡办案。
  驱车来到距离公郎镇3公里214国道旁的一片田地,大独木村64岁的村民徐兴英状告同村的56岁村民杨光亮侵占0.3亩水田的案子要进行现场勘验。
  徐兴英认为杨光亮往自己这一侧移动了大石头的位置,侵占了自己3亩农田;杨光亮指着大石头辩驳,这么大这么重的石头,哪里是说挪就能挪呢?
  跟随着这两个村民,龙进品在田间走来走去,仔细聆听着双方的争执。公郎法庭的工作人员拿出卷尺丈量地块大小,拿出相机在田间拍照取证。
  勘验现场持续了一个小时,双方当事人决定坐下来谈一谈。在山坡上,找到几根还算结实的芦草,龙进品把国徽端正地挂了上去,随行的工作人员杨梅和沈武斌把红色的条幅展开,整齐地挂在国徽的下方。
  一个简易的露天巡回法庭形成了。搬来4块石头,摆上牌子,审判员龙进品、书记员杨梅、原告的代理人徐兴昌和被告杨光亮围坐下来。没有惊堂木,没有威严的审判席,4个人就围坐在这片田里,开始断案……
  18年来,在类似这样的巡回法庭上,龙进品让数千件小纠纷小矛盾就地化解。为使巡回审判取得更好的普法效果,龙进品把每次下乡办案,都看做是一次以案说法的绝好机会。
  其实农村的矛盾纠纷很类似,大多是土地纠纷,相邻权纠纷。在审理案件的过程中,原被告双方的亲属也都会来听审。我就利用审判的机会给大家讲解法律,告诉他们是非对错,再有类似的纠纷,大家就知道如何处理了。龙进品说,刚开始办案时,他没有经验,认为法官就是坐在法庭上,很威严,不管行不行,我就判决了。龙进品说。
  在此后的巡回审判中,公郎法庭辖区的山山水水,成为龙进品融合法治理论与乡土习惯的试验田。他发现,在农村,坐在高堂上的断案方式行不通,效果不好,最好是到田间地头,到当事人家里去聊聊。
  太阳从无量山边升到了正当头,调解持续了两个小时,中午时分原被告双方心平气和地离开了。在这片田地的巡回法庭里,虽然没着法袍,法官们也像普通山民一样,裤管上沾满尘土,可他们的心房,依然贴着法的脉搏,挂在草秆上的国徽,朴实中透着威严。


  他的脚步,踏在化解基层矛盾的小路上
  在群山环抱的凹地上矗立的公郎法庭,辖区包括公郎、小湾东、碧溪3个乡镇,辖区面积540多平方公里,共有449个村民小组和360个自然村。
  1994年,龙进品来到公郎法庭时,当时的交通工具仅为一辆自行车。后来,法庭有了一辆摩托车。再后来,有了一辆北京吉普车。直到去年,法庭才有了一台新轿车。
  龙进品说,公郎法庭辖区98%都是山,要通知一个当事人都很困难,每个案子都要亲自跑着去找。很多地方没有路,自行车、摩托车和轿车根本没法通行。现在条件稍好一点,但乡村公路大多路段晴通雨阻,轿车不一定过得去。
  在他看来,最可靠的方式还是走路。就这样,他靠着自己的两条腿,18年间,走遍了辖区内90%以上的村子。
  现在交通便利些了,路比以前好走了,也不太伤鞋了。龙进品说,很多案子都要到案发地去开庭,有些寨子走路还要走一天。
  为了方便群众,龙进品一年中有1/3的时间都在走乡串寨、进村入户,东家劝解、西家调停成了他工作中的常态。渐渐地,他成了调解高手,许多别人化解不了的纠纷,他几句话就能解决。
  龙进品说,他最乐意看到的是,有了纠纷的百姓,通过自己的调解,化解并消除矛盾,最终握手言和后离开。


  价值,体现在老百姓竖起的大拇指上
  听说龙进品来到了村子里,公郎镇板桥村38岁的彝族村民自祁凤端上大叶茶,捧上高粱酒,把他迎到了家门口。
  两碗自家酿造的红高粱酒,敬给了随同前来的杨梅和沈武斌。龙法官是回族,不喝酒,就喝上一杯茶水吧。自祁凤笑呵呵地递上茶水。
  公郎法庭辖区内多民族聚居,共有汉、彝、回、白、苗、布朗等14个民族,少数民族占人口总数的68%。少数民族中又以彝族居多,回族次之。
  在公郎,如果不熟悉、不理解当地各民族风俗习惯,法官的工作难度就可想而知了。龙进品深受少数民族同胞的喜爱,一方面是因为他是公道人,另一方面也因为他会少数民族语言,能和少数民族群众打交道、拉家常。他是全县会用5种少数民族语言办案的法官。
  学点少数民族语言,了解少数民族的风俗习惯,才能真正为群众解开心里的疙瘩。于是,在彝族的火塘边,在回族的经堂旁,在白族的院落中,在布朗族的阁楼上……常常可以看到龙进品与乡亲们用民族语言攀谈着。
  18年的努力,龙进品逐渐收获了辖区内各民族老百姓的口碑。德高望重的南涧县伊斯兰教协会会长沙云说:虽然我年纪大,但文化没有小龙高。小龙代表的是文明、是法治,许多事情我都要和他商量。
  彝族汉子李国旺竖起大拇指说:都说少数民族的工作难做,只有龙庭长彝得通,苗得通,因为他总是设身处地为我们着想。
  正是通过一个个公正的判决和一次次耐心的调解,龙进品赢得了乡亲们的信任。彝族群众过火把节,邀请的第一个贵客就是龙进品;白族人家里办喜事,也把他请为座上宾。
  龙进品喜欢这种被信任的感觉。
  [延伸阅读]
  云南省委授予龙进品爱民为民模范法官称号
  据新华社报道,云南省委近日作出决定,授予云南大理白族自治州南涧彝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公郎法庭庭长龙进品爱民为民模范法官荣誉称号,并号召云南全省广大党员特别是政法干警向龙进品学习。
  云南省委认为,龙进品是改革开放以来、大力加强社会主义法治建设新的历史时期,在边疆民族地区成长起来的优秀大学生、乡土法官、民族干部。在他身上充分体现了当代大学生正确的人生追求,忠实践行了司法为民的根本宗旨,树立了人民法官公正、廉洁、为民的良好形象,是新一代青年的楷模,是云南边疆地区法官的先进代表。云南省委号召全省广大干部特别是政法干警向龙进品学习,学习他忠诚于党的事业、扎根基层、不畏艰难、全心全意为基层人民服务的优良品质;学习他十几年如一日替民解忧、为民谋利、维护民族团结的大局意识;学习他爱岗敬业、公正执法、脚踏实地的工作作风。
  [龙进品留言]
  少数民族地区很多案子的背后,其实都是民族习惯和民俗差异产生摩擦。要解开这些疙瘩,还是要从少数民族的风俗习惯入手。

  一个人在这块土地上生活的时间长了,就会舍不得这块土地,更舍不得这片土地上生活的人。
  或许我不能为乡亲们撑起一片天,但我可以给他们撑把伞。
  [媒体关注]
  历史证明,个人命运和时代发展结合起来,必然会产生英雄。龙进品是在我国深化改革开放、大力加强社会主义法治建设新的历史时期,在西南边疆地区成长起来的优秀大学生、乡土法官和民族干部。他扎根乡村18年,脚踏实地地在基层法庭工作,为维护社会稳定、促进民族团结、确保一方平安作出了突出贡献,充分体现了当代大学生正确的人生追求,忠实践行了司法为民的根本宗旨,牢固树立了人民法官公正、廉洁、为民的良好形象。他是新一代青年的楷模,西南边疆民族地区基层法官的先进代表。
——
《人民法院报》
  多民族聚居地方,社情复杂。为更加积极有效地与少数民族群众沟通,龙进品有意识地用掌握的少数民族语言向群众解释判决书、分析案情、化解矛盾,向文化程度不高的边疆地区少数民族群众普及法律知识,得到广大少数民族群众的信任。
——
《光明日报》

〔来源:《中国民族报》201138

 
 
校友风采
图文展示
站内搜索
关键词:
 
推荐文章
地址:成都市一环路南四段(610041)    联系人:法学院
电话:028-85708056   传真:028-85708056   E-mail:fxy8056@sina.com  
Copyright © 1998-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西南民族大学法学院 版权所有  
总浏览:
总IP:
今日浏览:
今日IP: